發上花開盡芬芳 |潮戴簪花圍做一回漁女 |【鮮花簪花語】

發上花開盡芬芳 |潮戴簪花圍做一回漁女 |【鮮花簪花語】

曉得是花色彩、姿態是芳香,吸引了人們喜愛,人類歷史上,很少記載有哪個民族愛花,厭棄它。

古老《詩經》裏有採集花草歌唱,有采蒼耳,採車前草,有采蘋、采薇、採香蒿。

可以想象,田野山水間勞動人們,看到花花草草,總會忍不住摘下一朵,它插戴髮間。

可惜那些詩歌中沒有明確記載,我們能見到早期花兒裝飾頭髮證,是漢墓中。

比如,四川成都永豐天回山地出土東漢墓中,有一位女陶俑髮髻上,插着四朵十四瓣菊花, 另一位女俑,髮髻插着一朵菊花,兩旁依附着數朵小花。

這些造型逼真、形態生動花兒,讓兩千年前陶俑,變得生機盎然。

「蟬鬢略簪花,茜袖略黏花唾。

」晚清文人姚燮寥寥數語,古人簪花美態彷彿活現眼前。

中國簪花習俗始於漢、興於唐、盛於宋,朝堂簪花品類作為標示身份輔助工具,民間效仿蔚然成風。

每逢三月,男女戴薺花,重陽插菊花,洛陽春時城中百姓喜牡丹。

簪花不僅是古人歡度節慶時裝扮,體現着美好生活嚮。

不知何時開始,相關習俗消失,如今有福建泉州蟳埔村女性保留簪花頭飾文化,蟳埔女習於二○○八年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「蟬鬢略簪花,茜袖略黏花唾。

」晚清文人姚燮寥寥數語,古人簪花美態彷彿活現眼前。

中國簪花習俗始於漢、興於唐、盛於宋,朝堂簪花品類作為標示身份輔助工具,民間效仿蔚然成風。

每逢三月,男女戴薺花,重陽插菊花,洛陽春時城中百姓喜牡丹。

簪花不僅是古人歡度節慶時裝扮,體現着美好生活嚮。

不知何時開始,相關習俗消失,如今有福建泉州蟳埔村女性保留簪花頭飾文化,蟳埔女習於二○○八年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蟳埔村,泉州海邊一個古老而村落,地處晉江入海口,刺桐港畔,距離泉州市中心10公里路程。

走進蟳埔村,撲入眼簾便是盤頭插花、穿着裾衫和腳褲婦女,她們或挑着竹筐、或騎着電單車,穿梭於街前屋後,有坐在路邊、樹下熟地開蠔。

蟳埔女簪花盤髮,花朵鋪展,形成扇面樣式,一半,一半。

時逢春日,日麗風和,黃麗泳梳頭工作室裏,體驗簪花圍遊客小小的空間圍得水洩不通。

「我是廣西壯族人,梳好簪花圍後,要學着她們樣子挑着一擔鮮花去街上叫賣,走到處逛,拍『海女兒』體驗照片」。

」正在梳簪花圍頭黃小姐説,蟳埔女這種裝飾內地各數民族裝飾迥然不同,很。

湧入遊客,讓黃麗泳不得片刻閒。

「梳一個趙麗穎同款要多久?」擠進門遊客門口探頭問道。

「三分鐘。

」黃麗泳答道。

其實簪花中國有,花卉因為綻放時身影和散發襲人香氣,成為美好事物象徵,從而出現文人客筆下。

女子簪花早在漢代出現,唐代成為社會風尚,兩宋時期簪花之風大盛。

蟳埔女愛戴花,茉莉、含笑花、粗糠花、素馨紮成花圍,一二環,多四五環,圈戴腦後,花朵鋪展形成扇面樣式,頭髮裝扮得「五花十色」,俗稱「簪花圍」。

蟳埔女一生梳簪花圍。

時需頭髮留,繫上繩,穿上骨髻,插上髮釵,鮮花串成花環戴腦後。

,是媽媽或祖母輩幫着梳,一些自己學着梳。

黃麗泳介紹説,「蟳埔女年紀,頭圍和衣服顏色。

」見黃麗泳客人頭髮分前後兩部分,梳後部分,前後兩部分合攏,如頭髮夠則接髮,然後擰成螺旋狀頭髮一圈圈盤腦後,白色筷子橫穿髮髻,髮髻周一圈圈戴上花圍,並花圍四周插上長枝花,一套動作行雲流水。

(香港文匯報記者 蔣煌基)「蟬鬢略簪花,茜袖略黏花唾。

」晚清文人姚燮寥寥數語,古人簪花美態彷彿活現眼前。

中國簪花習俗始於漢、興於唐、盛於宋,朝堂簪花品類作為標示身份輔助工具,民間效仿蔚然成風。

每逢三月,男女戴薺花,重陽插菊花,洛陽春時城中百姓喜牡丹。

簪花不僅是古人歡度節慶時裝扮,體現着美好生活嚮。

不知何時開始,相關習俗消失,如今有福建泉州蟳埔村女性保留簪花頭飾文化,蟳埔女習於二○○八年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蟳埔村,泉州海邊一個古老而村落,地處晉江入海口,刺桐港畔,距離泉州市中心10公里路程。

走進蟳埔村,撲入眼簾便是盤頭插花、穿着裾衫和腳褲婦女,她們或挑着竹筐、或騎着電單車,穿梭於街前屋後,有坐在路邊、樹下熟地開蠔。

一幢幢蠔殼建造的蚵殼厝,春風中散發出海味道。

時逢春日,日麗風和,黃麗泳梳頭工作室裏,體驗簪花圍遊客小小的空間圍得水洩不通。

「我是廣西壯族人,梳好簪花圍後,要學着她們樣子挑着一擔鮮花去街上叫賣,走到處逛,拍『海女兒』體驗照片」。

」正在梳簪花圍頭黃小姐説,蟳埔女這種裝飾內地各數民族裝飾迥然不同,很。

湧入遊客,讓黃麗泳不得片刻閒。

「梳一個趙麗穎同款要多久?」擠進門遊客門口探頭問道。

「三分鐘。

」黃麗泳答道。

其實簪花中國有,花卉因為綻放時身影和散發襲人香氣,成為美好事物象徵,從而出現文人客筆下。

女子簪花早在漢代出現,唐代成為社會風尚,兩宋時期簪花之風大盛。

蟳埔女愛戴花,茉莉、含笑花、粗糠花、素馨紮成花圍,一二環,多四五環,圈戴腦後,花朵鋪展形成扇面樣式,頭髮裝扮得「五花十色」,俗稱「簪花圍」。

蟳埔女一生梳簪花圍。

時需頭髮留,繫上繩,穿上骨髻,插上髮釵,鮮花串成花環戴腦後。

,是媽媽或祖母輩幫着梳,一些自己學着梳。

黃麗泳介紹説,「蟳埔女年紀,頭圍和衣服顏色。

」見黃麗泳客人頭髮分前後兩部分,梳後部分,前後兩部分合攏,如頭髮夠則接髮,然後擰成螺旋狀頭髮一圈圈盤腦後,白色筷子橫穿髮髻,髮髻周一圈圈戴上花圍,並花圍四周插上長枝花,一套動作行雲流水。

風花,歲序無言。

如此新國潮髮型,試問哪個女生會拒絕?而侷限蟳埔村傳承遺風,當地蒙上了面紗。

「這裏女性基本每天是這樣打扮,如果遇到了媽祖、佛祖生日或婚娶,會有分鮮花習俗。

」黃麗泳説。

「20歲嫁到蟳埔挖海蠣,挖了67年了。

」87歲婆婆地開蠔。

她入鄉隨,蟳埔女裝扮成了每天。

蟳埔女花圍,圈多圈。

梳完頭、穿上紅艷艷裾衫,黃小姐背上魚簍鏡子前左看右看,地攜着同伴到海邊拍照去了。

「海邊結束後去拍蚵殼厝、撬蚵蠣。

」蟳埔村靠海吃海,討海人信仰媽祖,蟳埔女是海女兒,一輩子崇尚這樣頭飾和裝扮。

大家出海、家庭美心願寄託簪花圍上,生活,要美美地頭上插鮮花。

「簪花圍寄託着人們生活,要日子過得像花多彩。

」黃麗泳説。

春節,到泉州體驗蟳埔女裝扮市民和遊客絡繹不絕,讓這個每一角落瀰漫着「古早」味漁村,到晚流淌着「移動的花海」。

因為是了,一些男性遊客和孩子簪花圍吸引,忍不住體驗一番。

2008年,蟳埔女習入選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但細數起來,簪花圍是蟳埔女習其中一項而已。

簪花圍之外,蟳埔女骨笄(獸骨製的髮簪)是全國獨有「活化石」,蟳埔女耳鈎、頭梳有嚴格佩飾要求。

古典説《水滸傳》裡面,梁山英雄義,個個是鐵骨。

不過有一個現象,映襯著水滸英雄肝膽俠氣,男子戴花,漢中喜歡戴花人少數。

「短命二郎」阮小五出場時,鬢角戴著石榴花;「病關索」楊雄出場時,説讚詞《臨江仙》稱他喜歡鬢插一朵翠芙蓉;浪子燕青季節,鬢角插著四季花,風流倜儻;宋江菊花會上,儘管他生髮,忘鬢插一朵黃菊花。

民間傳説中,英雄漢進入江湖,長者其舉行戴花儀式,象徵他從此步入江湖,行俠仗義,不可妄為。

戴花,不能採花,言外之意是要做正人君子,不能劫掠民女。

所以長者此人佩戴花,稱為「守正戒淫花」。

説中表現梁山英雄簪花,其宋朝一項禮儀。

簪,有戴或插意思,是鮮花或絲綢、金銀材質仿花戴頭上,這種裝飾方法漢朝有。

中國古代,曆二月十二日是花朝節(各地花信,日期略有差異),人們喜歡摘取鮮花,插頭上,是簪花。

大唐時期,仕女簪花流行。

男子簪花,成為一道風尚,這個風尚宋朝宮廷傳民間,進而席捲朝野。

宋朝大臣楊萬裏有一首詩風趣,他寫道:「春色羯鼓催,君王元日領春回。

牡丹芍藥薔薇朵,都向千官帽上開。

」春色羯鼓去催(此處引用了「羯鼓催花」典故),君臣帶回了春色。

但見牡丹、芍藥、薔薇花朵,開到了千百大臣官帽上。

簪花,屬於宋朝宮廷禮制。

據《宋史‧輿服志》記載:男子簪花,是穿裝戴襆頭(烏紗帽)時,紗帽上戴花,稱為「簪戴」。

簪花材質,可以是時令鮮花,或者絲絹、金銀仿製花,插髮髻、鬢角或戴官帽上。

有一年春季,唐玄宗看到長安春日美景,命羣臣賦詩詠春。

大臣蘇頲吟道:「飛埃結紅霧,遊蓋飄青雲。

」唐玄宗賞識他詩,御苑鮮花插蘇頲巾帽上。

當時,大臣們戴御賜簪花榮。

(《開元天寶遺事》)簪花宋朝是宮廷禮儀,所以每逢皇帝生日、宮廷宴會、祭祀典禮場合,君臣要戴花。

延伸閱讀…

簪花:發上花開盡芬芳

簪花_百度百科

每年百花盛開之際,皇帝會詔見王公大臣一起春遊賞花,摘下時令鮮花,賜近臣,戴他們頭上。

比如宋徽宗巡幸地方,返回京師時,會賜花大臣、儀仗隊、護衞佩戴。

宋徽宗賜金花衣襖禁衞軍,著簪花可以出入皇宮。

所以御賜簪花人臣是榮耀,是身分象徵。

(《東京夢華錄》)宋朝男子簪花禮儀,宮廷席捲朝野。

此風潮之下,出現了「四相簪花」典故。

漢民族女子有簪花,依節令,簪戴花卉。

春天多簪牡丹、芍藥,夏天多簪石榴、茉莉,秋天多簪菊花、秋葵。

四時簪花,與天地同流,隨季節轉換,人增加了一種生機勃勃、生動生命氣息,因而美。

鮮花以外,簪花有時絹花、羅花、綾花、緞花、綢花、珠花。

簪花習俗我國已有兩、三千年歷史。

古代,簪花是有級分,宮廷裏分得,女人外,其實古代男人是簪花,古時簪花品種多極了,簪花還有了驅邪長壽意,無怪乎宮廷民間喜歡。

據史料記載,秦始皇規定,嬪妃正式場合戴花,宮女要戴花。

東漢時期有簪花習俗,四川成都永豐天回山出土東漢墓女俑,其髮髻上戴着四朵菊花。

據《晉書》記載,三吳女子聽説織女去世,戴上白色茉莉花表示哀悼。

到了唐代,簪花是女子之間流行一種裝扮了。

白居易《恨歌》裏有一句,“雲鬢半睡覺,花冠下堂來”,説時住蓬萊仙宮楊玉環,得知唐玄宗使節到訪,來不及整理妝容,匆匆忙忙出來相見,所謂“花冠”便是其戴髮髻上一種花飾。

周昉《簪花仕女圖》形象地再現了唐朝婦女簪花戴彩情況。

畫中仕女披着紗,飄逸輕盈,眉如遠黛,腮若雲霞,簪花插高高的髻上,是一朵朵“交錯如錦,奪目似霞”豔媚牡丹,風流態。

陽春三月,春花盛開,民間女子有了美豔花可戴。

元稹《村花晚》裏描述了鄉間小女兒們摘花、戴花勁兒:“三春暮桃李傷,棠李花白蔓菁黃。

村中女兒爭摘,插刺頭鬢誇張。

”《杜陽雜編》是唐代一部筆記説,裏面有一段關於婦女爭戴金莖花故事。

這種花像蝴蝶,若微風,飄飄搖搖飛舞起來。

因為金莖花輕盈,婦女喜歡採它來做頭飾,當時流行這樣一句話,“戴金莖花,不得仙家”。

到重陽節則簪菊風行,如唐杜牧詩《九日齊山登高》雲,“江涵秋影雁初飛,客攜壺上翠微。

塵世難逢開口笑,菊花插滿頭歸。

”。

簪花不僅唐代流行,宋代盛行,兩宋時期,達到鼎盛階段,無論皇宮內是民間簪花,宮廷內簪花分級,貴妃、淑妃,美人、才人、婉容,男人簪花,宮廷內無論官級,髮髻上簪花。

民間一到春天,城市鄉村男女老少簪花。

秋天簪菊唐代已有,宋代演變綵繒剪成茱萸、菊花來相贈佩帶。

重陽簪戴菊花男女老少皆宜,古時漢族男女留髮插笄,人們重陽登高賞菊時發上插上幾朵,顯熱愛生活和,且古人認為菊花可避邪、增長壽。

無端端覺得,簪菊一事有雅緻風度,“菊華更勝釵頭鳳,笑折金英插髻旁。

”宋明時貴族女子簪花生活,如李漁《閒情偶記》中説:“家,如得麗人,遍訪名花,植於閫內,使旦夕相親,珠圍翠繞之榮不足道也。

晨起簪花,聽其自擇,喜紅,愛紫,插戴。

”現代社會,少有女子髮間插花了,即使是玩耍之時是插些野花嬉戲罷了,我只能遙想和感受當年簪花髮間美麗。

春日院內一樹碧桃,沸沸飛花,桃花簾外東風軟,花欲窺人簾不卷。

夏日一院濃蔭,而,茉莉開時香滿枝,鈿花玉參差。

秋日几案多了菊花,氣長繞,浸透羅賬。

冬日檐下有一樹老梅,枝幹虯節,有一枝靜靜探於窗上,梅香,散開來,而,薰染心腸。

風花,歲序無言。

延伸閱讀…

潮戴簪花圍做一回漁女

潮戴簪花圍做一回漁女

軒窗前仕女地簪花,點絳唇,回眸,彈琴,煮茶……花風嫋一枝,畫堂不勝春。

簪花,是人花連接一起,一起分享一段生命。

因花而聚,一會,人花有一段情愫,,,隨緣安住。

一個女子能一朵浸染了日月鮮花戴頭上,擁抱了這一季陽光、如水月光。

包括英美日韓內外媒,近日爭相報導名「賣萌草」中國時尚。

這股源自雲南、發揚四川、遍及京滬「頭殼頂上種花」潮流,實則是一次文藝復興運動。

因為早在宋代,説是開封街頭如花似玉美男,連蘇東坡、司馬光起了花樣爺爺啦!我台北家台大宿舍區附近,許多人家有地種植各種花木。

暑假回家時,我一出門東張西望──找找有沒有哪家茉莉花掉牆外(因為不是自家種花不能摘⋯⋯),吹掉沾花瓣上灰塵小蟲,可以這芳香花兒簪到髮髻裡了。

這個癖好讓我娘搖頭吐三八,現代人來説,頭上戴個閃亮亮的水鑽髮飾,但別朵鮮花耳畔充滿了南洋風情,幾年前流行花髮飾主要是些扶桑、雞蛋花、向日葵之類,令人直覺聯想到陽光、沙灘休閒度假風,婚禮數場合,很少有人花朵當成「」裝扮。

不過,這個「常識」古代並適用。

宋朝,不但女人流行戴花,連男人是——是,不用懷疑,課本裡赫赫有名宋代文豪如司馬光、蘇東坡,他們那些八百畫像可以繪上滿頭鮮花⋯⋯相信讀者要全身發毛地拒絕接受這個畫面了,但是宋人眼中,男子簪花可是喜慶模樣呢!其實男子簪花風俗倒不是起於宋代。

東漢時重陽登高望遠喝菊花酒,並一個紅色小布袋裝著茱萸綁手臂上,以此消災解厄。

這個佩帶茱萸風俗到唐代演變成了頭簪茱萸和菊花,唐詩中「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」、「登高可羨少年場,白菊東邊鬢似霜」是寫照。

除此之外,唐代皇帝有時會賜花臣子,如唐中宗首開立春日賜侍臣綵花(絹帛人造花)習慣。

唐懿宗是戴花「榮耀」賜新科進士:「(懿宗)聞新第宴於曲江,乃命折花一金合,令中官馳宴,宣口敕曰:『令戴花飲酒』,無不為榮。

」娘什麼,老子老子了!唐代,男人只有在數場合或時節戴花,宋代了,戴花變成一種常態性裝扮——就算覺得簪花娘娘腔不想眾,很多時候是由不得人。

宮廷活動來説,各種節慶、祭祀、宴席場戴花。

朝廷場合和官員身分,賞賜花朵:國朝燕集,賜臣僚花有三品。

生辰燕,遇大遼人使庭,內絹帛花,蓋示之以禮儉,且祖宗舊程。

春秋二燕,羅帛花,甚。

凡大禮後恭謝、上元節遊春、或金明池瓊花,從臣皆扈蹕而隨車駕,有小燕謂御。

御滴粉縷金花,珍藿矣。

賜臣僚燕花,率班品高下,多寡有數;滴粉縷金花,倍於頒。

此盛朝之故事雲。

——《鐵圍山叢談卷一》簪戴。

襆頭簪花,謂簪戴。

中興,郊祀、明堂禮畢回鑾,臣僚及扈並簪花,恭謝日如。

大羅花紅、黃、銀紅三色,欒枝雜色羅,絹花紅、銀紅二色。

羅花賜百官,欒枝,卿監以上有;絹花賜將校以下。

太上兩宮上壽畢,及聖節、及錫宴、及賜進士聞喜宴,並如之。

——《宋史‧ 輿服志》這些賜花主要是「像生花」——宋代稱鮮花「生花」,人造花既然型似鮮花,叫「像生花」——北宋時賜花分成三等:滴粉縷金花、羅帛花、絹帛花,賜人眾時要節開銷,或者遼國使者眼前裝時候使用造價絹帛花,其他宴會場合會高級人造花了。

但是到了南宋,可能因為財政緊縮,賜花只剩羅帛花和絹帛花兩類,羅帛花依顏色分成羅花欒枝兩等,分賜身分官員。

不僅祭祀宴會場閤中官員要戴花,侍衞引道隨全都規定了要簪花。

《水滸傳》中柴進混入宮廷時「借用」一身禁衞服飾外,有幞頭上簪翠葉金花,帶綠葉像生花。

當時人簪戴不只花朵,帶葉片,花葉相映顯。

,人造花之外,皇帝有時賜花臣子插戴,算是。

總之,宋代宮廷活動裡人人戴花,正如楊萬裏詩描寫,是一派花團錦簇:「春色羯鼓催,君王元日領春回。

芍藥牡丹薔薇朵,都向千官帽上開。

」不過這些賜花只是榮耀,是禮儀活動不能省略一環。

司馬光年是個愛花俏樸素少年,中進士後「聞喜宴獨不戴花,同列語曰:『君賜不可違。

』乃簪一枝」,還是戴花。

同年柔性勸導要守規矩算,朝廷賜花不肯戴可能遭到御史彈劾:「慶曆七年,御史言:『預大宴並御筵,其賜花,戴歸私第,不得令僕持戴,違者糾舉。

』」從而可以看出簪花成了禮制一部分,不是讓人所欲愛簪不簪事兒了。

是朝廷大赦或處死犯人時,獄卒要簪花,例如《水滸傳》裡兩位劊子手「一枝花蔡慶」和「病關索楊雄」,形象「生來愛戴一枝花」「鬢愛插芙蓉花」。

死刑犯行刑時要別朵紅花,實在理解當時人是怎麼想。

另一個男人逃不掉簪花命運場合是婚禮。

現代髮綴花冠新娘讓人覺得脱俗,但宋朝是新郎要戴花──不但要戴,還是滿頭花!樸素中年司馬光抱怨,當時婚禮上新郎得插戴著滿頭花,實在太娘了:世俗新婿盛戴花勝,擁蔽其首,失丈夫。

,且隨俗戴花一兩枝,勝一兩枚可。

——《司馬氏書儀‧婚儀上》「勝」本指婦人首飾,戴起來形象像是戴勝鳥冠羽。

宋代「花勝」是羅帛、金銀材質做成花朵造型,男女可以戴。

例如新郎官造型「著公裳,花勝簇面」,身穿官員服飾外,要金花銀朵鮮花襯得一臉喜氣洋洋。

司馬光雖然看慣這種風氣,但流行力量是,他委屈。

另一種宋代流行勝叫「春幡勝」,是彩紙或絲帛裁成細條,或剪成小人、小花、蝴蝶造型,或加以金銀裝飾,立春或正月七日人日時佩戴。

平民百姓可以選擇自己要不要戴,但郎君、御史以上官員得戴著這樣童趣頭飾入宮賀春,並頂著這種造型回家——幻想一下一羣中青年帽子旁插著舞妓髮簪或是耶誕節花環景象吧,蘇東坡因為戴著這樣裝飾品,笑倒了家裡子姪。

除此之外,季節時令會佩戴鮮花。

如寒食節戴柳葉桃李花、三月三戴薺花、賞牡丹時簪牡丹花、立秋戴楸葉剪花、重陽節簪菊花茱萸,充分展現人們季節變換四時美景喜愛。

不只郊外有四時花卉可供賞玩摘採插戴,據《夢粱錄》記載,當時城市裡有了十分鮮花栽培業像生花製造販售業:四時有撲帶朵花,有賣成窠時花,插瓶花、柏桂、羅漢葉、春撲帶朵桃花、四香、瑞香、木香花,夏撲金燈花、茉莉、葵花、榴花、梔子花,秋撲茉莉、蘭花、木樨、秋茶花,冬撲木春花、梅花、瑞香、蘭花、水仙花、臘梅花,有羅帛脱蠟像生四時小枝花朵,沿街市吟叫撲賣。

簡而言,不管想戴什麼花,市面上買得到,喜歡話可以天天戴,例如梁山漢燕青個「鬢畔常簪四季花」花美男。

若是囊中,摘幾朵小野花,或是買朵通草像生花插鬢,算流行了。

而文人來説,簪花風流體現——三五好友踏青賞花,飲酒作詩之餘,吟詠花草插得頭嘲笑,有什麼能顯示出他們呢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